學校首頁 >> 黨建工作 >>學習園地 >> 新中國發展面對面⑨:爲世界謀大同
详细内容

新中國發展面對面⑨:爲世界謀大同

——中國是怎樣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


        1568080336478512.jpeg

        新中國成立不久,毛澤東同志就滿懷信心地說,“中國應當對于人類有較大的貢獻”。70年來,從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到走和平發展道路,從倡導建設和諧世界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國外交理念不斷豐富和發展,外交層次和領域逐漸深化和拓展,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在世界風雲際會中彰顯新的作爲和擔當。

  當今世界正處于深刻而急劇的調整之中,傳統強國和新興市場國家的競爭和博弈更趨激烈,國際力量對比發生了近現代以來最具革命性的變化。隨著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的不斷提升,中國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成爲推動世界和平發展的參與者、建設者和引領者。


一 曆經風雨的中國外交


  1949年10月2日,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天,蘇聯就立即斷絕了同國民黨政府的外交關系,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發來建交的照會,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系並互派大使。半個月後的16日,蘇聯首任駐華大使羅申在中南海勤政殿,向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同志遞交國書。以同蘇聯建交爲開端,新中國拉開了對外交往的大幕。
  新中國外交開拓性突破。新生人民政權誕生之初,堅持“打掃幹淨屋子再請客”,取消帝國主義在華一切特權,廢除帝國主義與舊中國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在此基礎上與願遵守和平民主平等等原則的國家建立平等互利的外交關系。由于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對新中國實行孤立和封鎖政策,我們奉行獨立自主基礎上的“一邊倒”外交方針,站在以蘇聯爲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一邊,積極發展同他們的外交關系,先後與11個社會主義國家建交。隨著我國外交局面逐步打開,一批亞洲民族主義國家向我們伸出友誼之手,成爲與我們建交的國家。後來,由于中蘇關系發生變化,我們更加注重發展同“兩個中間地帶”國家的外交關系,許多亞非拉和歐洲國家紛紛與我國建交。20世紀70年代,我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得到恢複,同美國關系逐步破冰,與日本邦交正常化,外交事業迎來了大發展。同時,針對美蘇對峙的局面,我們提出“三個世界”的戰略思想,結成最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反對超級大國的霸權主義和戰爭政策。到1979年年底,同我國建交的國家達120個,遍及世界五大洲。
  新時期外交全局性推進。順應和平與發展成爲時代主題的曆史潮流,我們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全方位發展同世界各國的外交關系。積極與主要大國改善和發展關系,正式與美國建交,與蘇聯關系正常化並平穩過渡到中俄關系,與歐洲關系快速發展;深化同周邊國家睦鄰友好合作,營造和平穩定、平等互信、合作共贏的地區環境;推進與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爲推動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民主化凝聚廣泛共識。在這一時期,我們加入世貿組織、推動建立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博鳌亞洲論壇等,中國逐漸成爲國際體系的重要參與方和建設者,樹立起負責任大國的形象。
  新時代外交曆史性躍升。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中國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洞悉曆史規律、把握時代大勢,圍繞新時代外交工作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理論觀點,形成了習近平外交思想。正因爲這一思想的“定海神針”作用,中國外交在波谲雲詭的國際局勢中穩步前行。從推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從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到倡導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從發展全球夥伴關系到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中國外交如鲲鵬展翅,在國際風雲激蕩中翺翔,盡顯大國特色、大國風格、大國氣度,爲維護世界和平發展奏響中國最強音。

二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一部世界文明史,就是在不斷變化中向前推進的曆史。過去百年間,人類經曆了兩次世界大戰、兩大陣營對峙、局部地區沖突、經濟全球化、信息革命等種種大事變,但終未從根本上改變主要由西方國家主導世界的格局。放眼當今世界,國際格局加速演變、力量對比日趨平衡,世界秩序重新洗牌、科技進步一日千裏,正醞釀著一場革命性變革,深刻重塑著世界的面貌。
  世事紛繁多元應,縱橫當有淩雲筆。面對當前錯綜複雜的世界局勢,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人類社會發展的高度,以深邃的曆史眼光和寬廣的國際視野,對全球大勢作出重大判斷: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世界權力消長催生大變局。21世紀以來,以中國爲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迅速崛起,經濟總量在全球占比接近40%,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80%,國際力量對比出現“東升西降”的曆史性變化。在這一大趨勢下,新興力量在國際舞台上分量越來越重,世界權力幾百年來一直在西方幾個大國之間輪流“倒手”的局面已不複存在,西方國家主導的國際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
  全球秩序調整推動大變局。現行國際秩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主導建立的,雖然存在諸多不合理、不公正的弊端,但對維護世界穩定發展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有所下降,對全球秩序的掌控力不從心,現在的美國政府認爲現行國際秩序讓他們吃了“大虧”,企圖推倒重來、另搞一套,不斷“退群”“廢約”,成爲名副其實的國際秩序攪局者。而以中國爲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是堅定的國際秩序維護者,主張通過調整和改革,使現有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未來一個時期,“破”與“舉”的角力將更趨激烈,給全球秩序的調整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
  大國戰略博弈加劇大變局。近代以來,大國是世界曆史舞台的主要力量,大國間的競爭和較量往往決定著世界格局和走向。比如,荷蘭取代西班牙和葡萄牙成爲“海上霸主”、英國打敗諸多強國成爲“日不落帝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晉升爲頭號世界強國,都重構了全球勢力版圖。當今時代,世界多極化深入發展,各主要力量既相互借重又相互制約,競爭面有所上升,深刻影響國際格局發展演變。
  科技産業革命孕育大變局。世界曆史多次證明,每次大的科技産業革命都對世界格局産生重大影響。近年來,人類社會進入一個創新活躍期,5G、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量子科技等多種重大顛覆性技術不斷湧現,科技成果轉化速度明顯加快,深刻改變著人類生産和生活方式。這對全球經濟結構的調整發揮著重要作用,將給國際格局重塑帶來不可估量的影響。
  世事紛繁,拎其扼要,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概貌如此。變局帶來變數,變局也蘊藏著機會,這就是今天中國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時代坐標。

三 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闊步前行

  2019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橫跨歐亞大陸,飛抵亞平甯半島、南下西西裏、北上法蘭西,對意大利、摩納哥、法國成功訪問。六天五夜,三國五城,出席40多場雙多邊活動,話友誼、論責任、談合作、謀發展……習近平總書記此次歐洲之行,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彰顯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魅力和風采。
  外交,是國家意志的集中體現,是提升國家形象的重要途徑。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的不斷提升,我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外交事業的分量和地位愈加重要。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新征程中,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將穿雲破霧、縱橫寰宇,中國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與各國一道共同開辟人類更加繁榮、更加安甯的美好未來。
  編織“夥伴網”:建立新型國際關系。從中美領導人多次會晤到中俄關系處于曆史最好時期,從亞信上海峰會到上合組織青島峰會,從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到“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推動與各方關系全面發展,開拓國與國交往的新路,形成了覆蓋大國、周邊和發展中國家的“朋友圈”。我們將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推動周邊環境更加友好、更加有利,加強同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構建全方位、多層次和立體化的全球夥伴關系網絡。
  譜寫“新篇章”: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全球事務由各國人民商量著辦。當前,全球熱點問題此起彼伏、持續不斷,氣候變化、網絡安全、難民危機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擡頭,全球治理體系和多邊機制受到沖擊。中國將始終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高舉多邊主義旗幟,維護聯合國權威和作用,充分發揮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二十國集團、亞太經合組織、金磚國家、世界經濟論壇等全球和區域多邊平台的建設性作用,爲破解“全球治理赤字”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唱響“合奏曲”: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6年前,習近平總書記發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旨在打造一個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合作平台。6年來,“一帶一路”從“大寫意”到“工筆畫”,從願景變爲現實,推動了一大批項目落地生根,已經成爲一條造福共建國家的開放與繁榮之路。截至2019年4月30日,全球已有131個國家、30個國際組織與中方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面向未來,我們將乘勢而上、順勢而爲,抓住關鍵性重大項目,以點帶線、以線帶面,進一步走深走實、落地生根,努力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取得更大實質性進展。
  高舉“發展旗”:積極參與全球可持續發展進程。中國是全球落實千年發展目標最好的發展中國家之一,也在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進程中實現了多個領域的早期收獲,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評價。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發展合作,在力所能及範圍內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大量支持與幫助,累計向近170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4000多億元人民幣援助,派遣60多萬援助人員,在增進近14億中國人福祉的同時,也爲全人類共同發展繁榮作出了巨大貢獻,彰顯了中國負責任、講道義、有擔當的大國形象。
  共築“大家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幸福家園,是中國爲世界描繪的一個美好未來。雖然現在世界存在一些不和諧因素,有隔閡分歧,有提防猜忌,有摩擦爭端,甚至還訴諸武力、兵戎相見,但不能因現實複雜而放棄夢想,不能因理想遙遠而放棄追求。我們將同各國人民一道,彼此相依、攜手並進,共同創造人類的美好未來。

四 中國會走“國強必霸”之路嗎

  這些年來,隨著中國快速發展,國際上有些人開始擔心,也有一些人總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中國,認爲中國發展起來了會走“國強必霸”的路子,把中國描繪成一個可怕的“墨菲斯托”,似乎哪一天中國就要攝取世界的靈魂。實際上,這種想法是一種徹頭徹尾的歪曲和偏見。
  崇尚和平是中華民族的固有基因。協和萬邦、四海一家等理念在中國代代相傳,深深植根于中國人的精神中,深深體現在中國人的行爲上。中國的先人早就知道“國雖大,好戰必亡”的道理。自古以來,中華民族積極開展對外交往通商,而不是對外侵略擴張。比如,600多年前鄭和率領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船隊,7次遠航太平洋和西印度洋,到訪了30多個國家和地區,帶去的不是火與劍,而是播撒和平友誼的種子,留下了友好交往、文明傳播的佳話。
  珍愛和平是近代以來曆經苦難的中國人民得到的寶貴啓示。中國近代史,是一部充滿災難、落後挨打的悲慘屈辱史,也是一部中華民族抵抗外來侵略、實現民族獨立的偉大鬥爭史。我們既遭到過英法列強的欺辱,也受到過八國聯軍的蹂躏,還經受過日本帝國主義鐵蹄的踐踏,飽受了外國侵略帶來的痛苦和摧殘,是中華民族曆史上無法抹去的創傷和記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國人民不願意再看到戰爭,更不會將自己曾經遭受過的悲慘經曆強加給其他民族。
  中國不認同“國強必霸”的陳舊邏輯。不可否認,過去很多大國的崛起往往都伴隨著對他國的侵略,這似乎是一條繞不開的“鐵律”。但時代不同了,“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和平與發展的時代潮流不可阻擋,誰再走殖民主義、霸權主義的老路,不僅走不通,而且一定會碰得頭破血流。只有走和平發展道路,才能順應世界發展大勢,實現自身的繁榮發展。
  200年前,拿破侖說過,中國是一頭沈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爲之發抖。今天,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這是一只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東方古國,正以和平的姿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將爲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大同世界作出更大的中國貢獻。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技术支持: 高守科技156-0595-2521 | 管理登录